K7 Media

K7 Media

实至名归:开场的艺术

随着最HBO新一季《权力游戏》首播倒数越来越近,对许多观众来说第一期待的莫非是那开场的片头字幕。如此现代的片头开场,无论你是否已被权力游戏的虫子咬过,你一定了解那个得过艾美奖的开场片头是如何蛊惑人心。

《权力游戏》中描绘游戏开场片头的辉煌动画描辉剧集世界,令人惊叹的是动画中的世界地图、情节事件與当集的剧情是如此的紧密结合。这剧集带动了产业界制作越来越多这类型的片头开场,脱颖而出的是那些不以花絮剪辑作为片头,而是真正制作那些能引领观众进入情节的设计。

过去几年中,如此精美的剧集片头开场算是少见,但现在时代不同了,电视片头不再单纯只是必要的元素,它已成为一门艺术。

在新剧集中设计精美的片头其实向观众传递出很多信息。尤其是品质上的保证。例如:「看这精美的画面!这就是我们对此剧的格调要求」 或者「天啊!看这片头就知道这部剧制作费肯定爆表」。这些隐含的信息让观众知道可以调整姿势以迎接马上要播出的好剧。

过往对演员以蒙太奇手法拍摄的片头可能是标准答案,但如今更好的设计是那些展示着该剧集形象的视觉效果。

如诗如画般的开场其实是从电影产业开始,逐渐蔓延到小屏幕, 那个高品质剧集已成常态的领域。在这剧集的黄金时代,目不暇给的选择中,剧集能给出良好映像是胜出关键。
一个好的片头让观众停留久一点,所以就算前几幕的剧情不是特别杰出,观众仍不会太快转台,因为这剧的格调已经沟通好了。片头就像是个对品质的承诺,部分时候也是个解释,一个不破梗的剧情导览。

前情提要的开场对新观众或是几年后的回锅观众由其重要,在喜剧剧集中扮演重要角色,虽然喜剧剧集的背景情节不想戏剧那般密集,但对当集剧情,由其是喜剧中笑点很关键。著名的例子包括CW电视网的《疯狂前女友》(Crazy Ex Girlfriend)(每季更新)的音乐剧开场以及網飞《Unbreakable Kimmy Schmidt》剧集模仿网红音乐视频“Ain’t Nobody Got Time for That”的新闻素材混搭可爱的自动调谐混音。

当然剧集的片头也可以聚焦于解释背景,但是與喜剧片不同的是戏剧类剧集片头设计一般不会假设观众半路插进收看。相反的,戏剧片头,传统上是用来突显角色,如詹姆斯·德拉尼(James Delaney)在英国广播公司制作的剧集《禁忌》(tatoo)中可怕的回忆,或者像是弗兰克·塔格利亚诺(Frank Tagliano)在挪威广播公司(NRK)制作的 《Lilyhammer》剧集中从纽约到挪威的迁徙。虽然这些节目都有明星如汤姆·哈迪(《荒野猎人》(The Revenant)的演员)和史蒂文·范赞德(《黑道家族》(The Sopranos)的演员),但你会注意到,虽然在片头中都看得到他们的身影,但这些演员都不是片头的焦点。 过往对演员以蒙太奇手法拍摄的片头可能是标准答案,但如今更好的设计是那些展示着该剧集形象的视觉效果。

 

如马拉松赛跑般的剧集连看,片头提供我们在上一集悬疑结局與下一集惊险剧情间的喘息空间。传统电视剧集年代我们有一整周的时间来细细品味剧情的发展,而现在我们只有两分钟来重置心情。权力游戏片头中低调情节参考巧妙地点出我们应从故事的何处继续。

电视的开场片头走上一条艺术形态变革之路。

现代剧集的开场片头與十几二十年前常见的呆板片头两者的差异是值得一比的。YouTube平台上可以找到对权力游戏诙谐的恶搞,网上的视频假设若HBO是在90年代推出,它的片头会是如何:必定充斥着电音主题音乐,粗糙的剪辑,和对镜头抛媚眼的画面。虽然是个笑话,但它提供我们一探这些年片头设计进步了多少。

配乐、人物角色和场景设置结合风格设计,将观众带往另一个世界。 在威斯特罗斯的居民准备迎接最黑暗的冬天时,对电视观众来说,剧集片头艺术形式的演变是激动人心的,剧集开场片头的未来从来没有如此明亮过。

作者James Conibear是K7 传媒的研究员。此文章首此发表于TBI Vision网站。

译者:林佩桦

JAMES CONIBEAR (詹姆斯·康尼贝尔)

毕业于边山大学电影和电视制作学位,身为曼彻斯特本地人的詹姆斯撰写英国产业版图专刊(The Slate)报导與视频作品集月报。

他对媒体的热爱延烧到电视领域,在业余时间他是忠实电影院观众和电玩玩家。 如果詹姆斯不是在电子屏幕前,一定是在水族箱前。 同时他也在学西班牙语。